译论||李正栓、王心:莎士比亚诗歌翻译中的文化取向——屠岸和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287

资料来源:《外语研究》,2019年,第2期

出发地:外语研究

作者简介

李正栓,博士,河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英美文学和诗歌翻译研究。王新,天津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研究生,主要从事文学翻译研究。

摘要:译者的主体性决定了译者的文化取向,进而影响译者的翻译策略和译文的语言表达。我们从研究莎士比亚的第12首十四行诗和杜安、辜正坤的中译本(包括修订版)中获益匪浅。研究发现,译者的时间影响翻译策略的选择,译者的文化背景影响翻译语言的使用,文化能力的提高促进了重译的质量。文化取向影响翻译心理和翻译过程。文化也通过翻译进行交流和传播、继承和创新。

关键词:莎士比亚第12首十四行诗;文化取向;图安和顾郑坤

介绍

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写于19世纪90年代,最早和最完整的诗歌“第14对开本”出版于1609年。这是莎士比亚第一人称创作的唯一作品,也是我们最接近的声音。虽然诗歌中的说话者“我”不一定是诗人本人,或者“我”既是诗人又是他的同时代人,但与戏剧相比,十四行诗更清楚地反映了诗人和时代的愿望。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在中国的接受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1 .初始阶段(1839-1978);2.初始阶段(1979-2000年);3.快速发展时期(2001年至今)(沈玉阁122)。1950年,图安翻译出版了中国第一首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开启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汉译的时代。从1950年到2018年底的近70年间,泰安共出版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26个重译版本,在莎士比亚所有作品中排名第一。通过翻译,诗歌中包含的文化不断被挖掘和传播。本文以莎士比亚第12首十四行诗为例,认为译者时代影响翻译策略的选择,译者的文化背景影响翻译语言的使用,文化能力的提高促进重译质量的提高。

译者时代影响着翻译策略的选择。

翻译活动是在特定的社会、历史、政治和文化环境中完成的。译者不是孤立的个体。受时间和其他客观因素的影响,译者会采取“异化”或“归化”的翻译策略和直译或意译的方法来满足当前读者的期望。“从根本上说,文学作品注定是为读者创造的,读者是文学活动的活跃主体”(马骁47)。

异化策略“偏离了当地主流价值观,保留了原文的语言和文化差异”(韦努蒂240)。归化策略“遵循当前目标语言和文化的主流价值观,对原文采取保守的同化方法,以满足当地标准、出版趋势和政治需要”(240)。翻译策略的选择是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的冲突,国力在译者的翻译策略选择中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不同时代的翻译家屠安和顾郑坤采用了不同的翻译策略和方法。

图安于1943年开始翻译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以赞美友谊的诗歌来纪念张志兵。1950年春天,他翻译了154首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在翻译过程中,图安将“对象感性”的创作原则运用到翻译实践中,坚持“融入原文,拥抱原文,拥抱原作者,充分体验原文、思想和意境,体验原作者的创作情感”(丁秦镇57)。译者忠实于原文,还原原文风格,传达原文味道,最大限度地追求与作者实现精神共鸣,表达作者的真实愿望,将作者的意图与读者的期望相结合。他还坚持“经典克制”和“抑制主观感受”的原则,试图理解原作者的感受,体验原作者的创作情感,并在翻译中表达原作者的精神实质”(57)。这与“客体感性”原则是一致的,该原则主张最大限度地接近作者,使读者感受到原作风格,尽量减少译者的介入或不要过多地发挥译者个人的主观作用,将译者置于无形的地位。屠安追求的是与原作最大程度的对等理解。翻译的人必须和别人一样。他抑制个人感情,避免过度翻译,并尽力保持原有的内容和风格。这是忠于原著、尊重原著作者的策略。

图安一直主张“尽可能多地向读者呈现原诗形式”(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74)。他相信“饭后散步,按原诗押韵”的翻译策略。他认为“虽然译者带着镣铐跳舞,但他与节奏非常合拍,传达了原作的神韵,因此镣铐消失了。”“走路而不是吃饭走路”是非常困难的,但是“译者应该尽最大努力保持身心健康”(丁秦镇59)。无论节奏还是韵律安排,屠安追求对原作的忠诚,保持原作的“风味”,采取“异化”策略,通过传真呈现原作的真实文化。图安使用的词语简单流畅,汉语成语或陈词滥调被丢弃。读者看到的是英国莎士比亚,而不是中国莎士比亚。

顾郑坤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出版于1998年。此时,改革开放20年过去了,中国对外开放更加深入,综合国力逐步增强,学者们从“文化自觉”发展到“文化自信”。顾郑坤融合了中西文化,形成了自己的翻译观。他精通中国文学,懂书法和绘画。他对中国古典诗歌和传统文化的研究也影响了他的诗歌翻译思想和原则。他创造性地翻译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用华丽的修辞和一元的押韵,这与以前的版本完全不同。他认为“翻译行为和翻译理论的趋势往往受到译者或翻译理论创造者的个性或个性的限制”(顾郑坤408)。他提出了翻译标准的多重互补理论,认为翻译的绝对标准是原文本身,永远达不到,但最高标准(最佳近似值)可以尽可能接近绝对标准,即翻译尽可能接近原文。他还认为,“所有英语诗歌中的早期诗歌,都是经过精心推敲、措辞优美、短小抒情的,都是以中国古代诗歌的形式模仿和翻译的,效果很好”(357)。

在翻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过程中,他选择了“在澄清原诗韵体的情况下,用中国诗歌的韵体创造一种声音之美,并努力以与原诗相似的强度翻译锡永之美”(425)。他采用了符合中国传统诗歌中常见押韵的押韵模式,尊重中国诗歌传统。他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中国化”,采取“归化”的策略,使读者感受到诗歌的审美效果,欣赏莎士比亚有中国特色的十四行诗,使中国读者“神魂颠倒”,陶醉在翻译中。

因为图安和顾郑坤有着不同的文化取向,采用了不同的翻译策略,所以翻译也有很大的不同。以下是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2的一个例子,内容如下:

当我数钟的时候

告诉时间,

看到勇敢的一天降临

可怕的夜晚;

当我看到紫罗兰色的过去

质数,

和貂皮卷发,都是银色的

o'er与白色;

当高大的树木荒芜时

叶子,

这是热造成的

遮盖羊群,

夏天的绿色都被束上了腰带

在滑轮上,

白色的棺材上

和浓密的胡须,

那我也欣赏你的美丽

提问,

10你在荒场中

时间必须流逝,

因为糖果和美女会

他们放弃了

尽快死去

其他人成长;

没有什么是违反时间的

镰刀可以防御

拯救品种,勇敢面对他

他带你离开。

(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98) 24)

屠安译(1950):

当我数钟的时候,

看到可怕的夜晚吞下勇敢的一天;

当我看到紫罗兰失去青春,

貂皮的黑色卷发都是白色银线。

当我看到前牧羊人

树荫下的大树只剩下一根秃柱子。

夏天,绿树成荫。

它被装在一个留着白胡子和尖尖的尸体架上。

所以我开始怀疑你的美丽。

我想你必须走进时间之夜。

原本可爱美丽的人,最终必须放弃自己。

一旦你看到别人成长,你就会枯萎。

没有人能打败时间的镰刀,除了后代

敌人已经战胜了他,当他吞噬你的时候。

(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50) 26-27)

顾郑坤译(1998):

当我数钟响的时候,

看到可怕的夜晚吞噬着白昼;

当我看到紫罗兰的香味消失时,

深色卷曲的头发逐渐覆盖着银霜;

当我看到那棵高高的树上所有的叶子都被摘下来的时候,

曾经给像帐篷一样的牧羊人带来阴影,

曾经清爽的夏季幼苗现在被捆扎起来。

灵车上,还有脆白麦芒,

所以我不禁担心你的美丽。

你迟早会消失在时间的荒凉中。

因为甜蜜的事物总是会自我放纵,

看到新来者独立生活,他们很快就消失了。

死亡,

所以没有镰刀可以拖延时间。

除非你死后留下。

(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98) 25)

在1950年翻译的后记中,屠安写道,“不可能把原诗的抑扬格五步诗‘翻译’成中文,因为两种语言如此不同。因此,我只能用节奏不那么生硬的散文来代替抑扬格五音步,用五个或六个重音(一个重音可以是一个单词或一个单词)和每行十三个或四个字符(不超过十七个单词)所包含的轻松阅读来代替“五步”(十个重音)(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50) 348-349)。屠安用一字、二字、三字音节代替了原文的步骤,每行12-14个字,音乐和谐,节奏强烈,译作《放码》也混合在一起。在押韵方面,翻译基本上遵循原文。押韵安排是ababacaccdcdaa,最后的押韵结构接近ababcdcdefefgg。虽然它没有完全移植,但移植并不容易。

顾郑坤认为,“西方诗歌的韵式趋向于多韵”,“这与中国诗歌中常见的单音节韵式完全不同”(顾郑坤21)。因为英语单词大多是多音节的,所以频繁押韵是最后的选择。然而,汉语词有四种声调,所以汉语诗歌在押韵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它可以在表达节奏时使用一元押韵模式。这样,声音美的表达就会随着语言的变化而变化。他指出,“莎士比亚原诗的音韵美根本无法翻译”,“人们只能在目标语言(target language)中创造另一种声音美,但这绝不是原作的声音美”(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英汉对比(2007) 8)。他采用中国传统诗歌的一元押韵形式(双线必须押韵,而且大部分都是同一个押韵),创造了声韵之美,使翻译Sion beauty的效果强度尽可能接近原诗。在“光”、“银霜”、“阴影”和“麦芒”这几行的末尾,押韵的“昂”是发音的。这种创造也非常困难,非常人性化。图安和顾郑坤翻译的音韵安排不同,都是优秀的翻译。

译者的文化背景影响翻译语言的使用

译者的文化背景影响翻译语言的使用。语言使用和风格转换对翻译也特别重要。诗歌翻译的难点在于意象的传递,更在于风格的传递。译者不同的文化和文学背景决定了他们的风格传播有其自身的特点。图安从小学习诗歌,并在大学开始翻译诗歌。他一生写诗、翻译诗、编辑诗、讨论诗,把诗融入自己的生活。

屠安的诗歌创作“没有拼接的痕迹,就像淡淡的水彩画,也受中国古代诗歌的影响,有韵律和节奏”(屠安,晚秋如早春:屠安401诗选)。在翻译过程中,他或多或少会融入自己的语言习惯,诗歌创作的语言风格也渗透到他的诗歌翻译中。他反对使用文言文来对应莎士比亚文艺复兴时期的英语,并主张使用当代白话翻译。图安坚持“信、达、雅”的翻译原则。他认为“优雅”是在翻译中反映出原始风格”(丁秦镇57)。他“用汉语传达了原作的语言风格和丰富内涵,既不陈腐也不庸俗,清晰、流畅、优美、优雅”(图安,我翻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来源和方法7)。通过阅读屠安的翻译,我们可以发现他的语言流畅,富有诗意。

Ku·郑坤说:“他是个年轻的导师,陶然研究中国文化。15日,他可以“向后学老子”(孟凡军49)。阅读是他最大的乐趣,他涉足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他说,“欧阳修似乎说过他从三个方面阅读:枕头、马桶和桌子。我又看了一本书:《那就是路》(刘浩4)。泛读为顾郑坤的翻译理论和实践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从杨周涵和李富宁那里学习莎士比亚,并获得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个莎士比亚博士学位,为他翻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提出了多重互补翻译标准理论,认为风格简单、华丽、雄辩、晦涩、明晰。他主张以原文为具体标准,追求最佳近似值。他深知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词汇丰富,用词精炼,比喻新颖,结构巧妙,音调洪亮”(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英汉对比(2007) 3),因此他主张诗歌翻译应相应华丽,与原文修辞相一致。他没有把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翻译成古体诗,但他注意词汇的优美,并与口语保持适当的距离。他还主张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翻译成元曲和散曲的风格,善于运用四字格风格,将文字与白色结合起来,具有高雅的味道,富有仿古风格。

关于两位译者的语言风格,让我们看几个例子。第二行“在丑恶的夜晚看到勇敢的白天太阳”(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98) 24),屠安翻译成“看到可怕的夜晚吞噬勇敢的白天”(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50) 26),语言直截了当,流畅,接近莎士比亚的语调。忠实地恢复对这一天最初的赞美,称之为“勇敢”,并与“可怕的夜晚”进行对比,强调“夜晚”的力量,显示时间的无情本质,由此引出主要思想:只有结婚生子,才能与时间的镰刀相抗衡;翻译给我们展示了一个英国莎士比亚。顾郑坤翻译成“眼见可怕的夜晚吞噬白昼”(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98) 25),用古雅的文字,中国富有情趣,富有文采,传达出强烈的画面感,勾勒出日落时白昼被黑夜吞噬的画面。翻译给我们展示了一个中国莎士比亚。第三行“当我握着紫罗兰糊的质数”(24),被屠安翻译成“当我看到紫罗兰失去青春”(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50) 26),用浅显的语言表达了从盛开到衰败的过程,显示了时间的无情本质。顾郑坤翻译成“当我看到紫罗兰的香味渐渐消失时”(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98) 25),把这个过程比作一个年轻漂亮女人的死亡,并对花朵凋谢深感遗憾。第四行“和s能卷曲的银白色欧尔”(24),由图安翻译为“貂的黑色卷发都是白色银线”(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50) 26),比较年轻时漂亮的黑色头发和年老时干发如丝线,突出了时间的力量,以及人类生活在时间面前的渺小和脆弱,突出了颜色从黑色到白色的变化。顾郑坤将其翻译为“黑色卷发逐渐被银霜覆盖”(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98) 25)。通过一个更具中国文化和传统特色的优美翻译,读者可以体验时间的流逝,感受时间的浪费。最后两行“没有什么‘获得时间的镰刀’能使防御/拯救破产,当他拿走了遂”(24),屠安翻译成“没有人能打败时间的镰刀,但是后代/敌人能在他吞噬你时打败他”(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50) 27)。从语法结构的角度来看,他的翻译采用了欧化语言,按照原语序在末尾加上状语。Ku·郑坤翻译成“所以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时间的镰刀,/除非你死后离开一个花花公子”(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998) 25)。他采用了逆向翻译的方法,巧妙地解决了最后两行的翻译问题,用汉语委婉语“谢石”传达了“吞噬时间的生命”的意思,这种委婉语极为优雅,颇具中国特色。

通过对两译本语言风格的比较,可以看出译者翻译理念的不同。屠岸采用通俗平实的语言汉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是为了便

北京快乐8 500彩票 山西11选5投注 幸运农场投注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