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物种接连关闭北京上海门店:难解盈利困局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2215

9月23日,北京商报今日报道,“超级物种”北京钟君世界城市商店已经关闭。不到一年前,这家商店在去年底开张了。

这是近几个月来超级物种第二次关闭商店。7月,超级物种关闭了上海五角场万达店。今年6月,《界面新闻》报道称,北京几家超级物种商店的规模已经缩小,原来的花卉和水果作坊已经部分撤离。

据公开信息,super species是永辉运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辉运创”)旗下永辉超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辉超市”)推出的“高端超市生鲜o2o”新零售业态之一,是阿里巴巴“生鲜马箱”的目标。

盒马新生和超级品种是阿里部门和腾讯部门的新零售主角。自成立以来的三年里,超级物种一直以极大的热情向前迈进,在福州、厦门、上海、重庆、北京、深圳等地开设了80多家店铺。

作为对北京钟君世界城市商店关闭的回应,超级物种称此次关闭为“积极调整”。今年7月,当上海店被披露关闭时,永辉云创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这是“基于业务和财产状况的正常经营调整”

《时代财经与经济学》已多次致电永辉运创,截至出版时尚未收到回复。

企业剥离会增加利润压力吗?

一些内部人士认为,超级物种的相继关闭可能与永辉运创与永辉超市的分离有关。

公共信息显示,永辉运创曾是永辉超市(“运超”、“运创”、“尚云”、“运进”)的四大业务部门之一,主要负责培育新的零售业态。目前,永辉生活、超级物种、应用永辉家园等业务已经推出。永辉云创先后从今天的首都腾讯和创新工厂获得投资。

然而,永辉云创自成立以来一直亏损,亏损逐年扩大。永辉超市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三年半累计亏损约19.48亿元。2016年和2017年,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16亿元和2.67亿元,2018年亏损9.45亿元。根据永辉超市披露的财务信息,永辉云2019年上半年录得净利润6.2亿元。

关于云创业务的损失,永辉超市曾在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解释说,“新业务需要培育”。然而,永辉超市似乎没有太多耐心等待永辉云盈利。2018年6月,永辉超市董事长张宣松曾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我和首席执行官张宣宁在超级物种上有分歧。他喜欢专注于餐饮,我认为重点应该放在家里。”

2018年12月,永辉运庄板块从永辉超市剥离。当月,永辉超市宣布公司与张宣宁(永辉超市法人张宣松的兄弟)签署了永辉运创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同意以3.94亿元将永辉运创20%的股权转让给后者。交易完成后,张宣宁将成为永辉云创的最大股东。同时,永辉运创及其控股子公司不再纳入永辉超市的合并范围。

剥离永辉运创后,永辉超市的财务报告数字大幅提升。永辉超市2019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永辉超市实现收入411.76亿元,同比增长19.71%。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69亿元,同比增长46.69%。

撤资后,永辉云创更加渴望盈利。7月,风起云涌的新闻报道称,今年5月,互联网在超级物种内部蔓延,一些重要职位,包括地区总监、商店经理和主要车间的合作伙伴,也收到了类似的“最后通牒”:如果他们不盈利,就会被解雇。

永辉云创否认“无利润关门”的说法,但表示今年超级品种的目标是以精细化的方式经营,并贯穿盈利模式,强调今年将“用完盈利模式”。

什么利润?

超级物种并不是唯一担心如何通过盈利模式的物种。经过近两年活跃的赛马和圈地活动,2019年,一度受欢迎的新在线零售项目进入收缩状态。

公开报道显示,4月份,美团大象突然宣布关闭常州和无锡的所有门店,只剩下北京的两家门店。4月9日,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京东7鲜总裁王孝松从7鲜调任新员工王晶接任。京东集团战略部门负责人在接受证券研究机构两名分析师采访时透露,7fresh的单店成本高达3000万-4000万元,资金需求巨大,单店模式不理想。据他透露,事实上,7fresh开店的计划已经暂停,未来JD.com将以小店的形式渗透到三线和四线城市。5月31日,昆山五岳广场店关闭,成为第一家关闭的商店。

事实上,在资本市场上,新零售业有退烧的早期迹象。2019年初,新零售业的主要资本参与者阿里巴巴和腾讯发布了新战略,不再将新零售业与新零售业分开,而是转向更容易落地的“数字授权”和“智能零售”等概念。1月11日,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在“一个商业会议”上表示,新的零售企业不仅要关注零售层面的问题,还要建立全方位的数字商业能力。阿里将成为一个全新的业务操作系统,渗透到企业的所有业务环节。1月9日,微信公开课在广州举行。信号是腾讯已经将它推动的智能零售整合到一个更大的工业互联网架构中。

7月中旬,《中国商报》报道称,新华渡(维权)(002264.sz)将其持有的福建新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8100万元注册资本(即新河科技40.50%的股权)转让给杭州阿里巴巴泽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三江购物(601116.sh)将浙江海负责新格式的所有股份出售给杭州赫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位于北京龙湖长营天街的超级种店的情况可能揭示了新零售项目的利润困境。

界面报告称,超级物种的网上交易量占27.4%。换句话说,超级物种的大部分消费仍然是离线进行的。然而,时代财经和经济学在超级物种龙湖长花楸田街店中注意到,最近在店内坐着吃东西和在店内消费的人流远远落后于该店2017年12月开业。在过去的一年里,这家商店改变了零售货架和用餐区的布局。从直观的角度来看,零售货架所占的面积已经减少,腾出的空间已经变成了用餐区。没有多少顾客留在零售区。总的来说,这家商店更像是一家当场做美味食物的餐馆。

新零售业分析师王立阳告诉时代财经,超级物种(Super Species)和盒装马新鲜生活(Boxed Horse Fresh Life)等新零售项目都是明星项目,相关方在一开始已经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取胜”,多少有点净红体质。

当这些网上商店首次推出时,许多消费者被吸引去看一些新东西。但是有多少人愿意在新奇感消失后经常去,取决于他们是否真的能为消费者提供独特的价值。

王立阳表示,根据上述店铺的情况,可以看出目前超级物种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定位可能更接近一家网上红色餐厅。餐饮业一直竞争激烈,有许多网上红色餐馆和强有力的替代品。在网上红色噱头之后,超级物种能否为消费者提供独特的价值是实现利润的关键,也是一件更具挑战性的事情。

本文来源于时代财经。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浙江十一选五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投注 3分钟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