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跑”并不失意,但2019诺贝尔文学奖为什么颁给了他们?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1900

诺贝尔奖官方网站刚刚宣布,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uk)。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

正如许多人怀疑的那样,这个奖项将会有一位女作家。从1901年至今,诺贝尔奖已经授予了112名获奖者,其中女作家的人数增加到了15名。

获奖原因如下:奥尔加·托卡库克(Olga Tokarcuk):“她在叙述中的想象力充满了百科全书般的热情,这使得她的作品跨越了文化界限,成为了她自己的一所学校。”彼得·汉德克:“他的作品具有语言独创性和影响力,探索了人类经验的边缘性和特殊性。”

她的作品一度被认为歪曲了波兰的民族历史。

大多数读者可能不熟悉获得该奖项的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uk)。她曾多次获得波兰最高文学奖,近年来她的名字多次出现在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名单上。托卡马克生于1962年,在成为全职专业小说家之前,他一直想成为一名心理学家。她以前的大学心理教育经历也影响了她的大部分写作气质。

1987年,她以她的诗集《镜中的城市》进入文坛。后来她先后出版了她的小说《书中人物的旅行》和《e. e .,直到第三部部长级文章《太古与其他时代》出版,这使她成为波兰文坛的代表作家。此后,她先后出版了《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雅各布的书》和最新的《飞行》。其中,《雅各书》(Jacob's Book)是一部融合了18世纪波兰和犹太人历史的小说,并获得了波兰文学最高荣誉“耐克神话奖”。然而,与此同时,这本书也受到了民族主义者的批评,因为人们认为它歪曲了波兰的民族历史。

托卡马克非常擅长将民间故事、神话、宗教故事等元素融入小说中,观察波兰的历史命运和现实生活。2017年在中国出版的两部小说《太古与其他时代》和《白天的房子》和《晚上的房子》直接反映了作者对中国读者的写作气质。

其中,1996年出版的《太古与其他时代》最为著名。在书中,作者将太古与宇宙的中心相提并论。小说中的每一章都被命名为“xxx时间”。通过不同的视角,讲述了太古的各种人物,甚至动物、植物和事物的故事:触摸世界边界的小女孩、沉迷于益智游戏的房东、孤独的家庭主妇、诅咒月亮的老妇人,甚至天使和水鬼。三代人的生活故事反映了波兰20世纪动荡不定的历史命运。该书于2006年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引进。

他自称是传统的,但观众说他的作品是“反阅读的”。

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奥地利作家、编剧兼导演,1942年出生于奥地利格里芬。1960年,他在格拉茨大学学习法律,并加入了格拉茨协会,一个青年作家团体。1965年,汉克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大黄蜂》,然后放弃了学业,成为了一名自由作家。1966年出版的第一部戏剧《责骂观众》通过直接辱骂观众,消除了舞台与舞台之间的界限,创造了一种新的游戏方式。1967年,他最著名的戏剧《卡斯帕》出版,成为德国戏剧中排练最多的作品之一。它在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堪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

1973年,他因在戏剧方面的杰出成就获得了德国文学最高荣誉——毕士纳奖,当时他只有31岁。他创作了颠覆性的“谈话剧”,消除了布莱希特演员与观众、戏剧与现实之间的距离——即“疏远”或“分离”,并获得2009年弗朗兹·卡夫卡奖(Franz Kafka Prize)。他获得了2014年国际易卜生奖。

尽管汉德克自称为传统的古典作家,但他的文学探索充满了先锋色彩。然而,无论他的作品在风格上如何变化,他始终坚持一个深刻的内在主题:追求真实的自我。

彼得·汉德克于2016年访问了中国,并前往上海、乌镇和北京。当被问及鲍勃·迪伦的诺贝尔文学奖时,他说,“对我来说,文学是可以阅读的,但鲍勃·迪伦是不能阅读的。授予他诺贝尔奖实际上是反对书籍和阅读。”

然而,评论认为,50年前让韩珂成名的《责骂观众》(Re骂the Objective),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反读者、反阅读的作品。它无疑更适合“表演”。

目前,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责骂观众》、《守门员在点球面前的焦虑》、《没有欲望的悲伤旋律》、《左撇子女人》、《陌生的时代》、《痛苦的中国人》、《到第九个王国》、《慢慢回到故乡》、《疲劳》等作品。

诺贝尔奖推动小人物阅读热潮,不要太关注奖项

对于其他“伴随着奔跑”的作家来说,这并不意味着失望。由于去年的空缺,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比往年更受关注。英国博彩公司给出的赔率更高的赔率是一石二鸟。名单上的24位作家很早就被选中了。

我们必须看到诺贝尔文学奖在宣传未成年作家和引导公众审美方面的作用仍然是不可替代的。无论获胜与否,仅仅在赔率表上就能极大地提高作者的知名度。例如,在石黑一雄获奖后的24小时内,他的作品在亚马逊中国区的销量较前天同期增长了253倍。《埋葬的巨人》在亚马逊中国图书总目录中名列前茅。国内版权所有者上海翻译出版社也成为当时的热门话题,出版和重印其手中的8部作品迫在眉睫。

然而,与此同时,保持独立的判断也非常重要,不要过分强调奖励的重要性。阅读文学和欣赏文学作品的魅力至关重要。至于奖项,它们毕竟只是奖项。

事实上,虽然诺贝尔文学奖在世界上有很大的影响力,但作为一个奖项,它确实有许多不足之处。雷蒙德·钱德勒说“这个奖项授予了太多二流作家”有些苛刻,但不可否认的是,诺贝尔文学奖确实错过了许多伟大的作家,如托尔斯泰、博尔赫斯、乔伊斯、普鲁斯特等。他们都是当代文学史上著名的作家,但毫无例外,他们都成了诺贝尔奖的遗产。

扬子晚报/牛子记者张南

快三彩票 吉林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